联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联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消失的初恋情人六结局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3:36:42 阅读: 来源:联轴器厂家

不知什么时候,小七醒了过来。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,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一个沙发。整个房间没有门窗,只有头上有一盏灯,小七仔细看着天花板,发现有缝隙,小七知道这里应该是一处地下室。头上传来剧痛,小七伸手摸了摸发现伤口包着纱布,被人处理过了,不过还是疼得专心。小七看着手指仍然是干净的没有血迹,应该已经止血了。

小七爬起来,不顾头上的疼痛,她想要离开这里。她不能继续呆在这里,阳子的母亲一定会杀死自己的孩子。小七用自己瘦弱的身躯努力的推动着床,踩在床上应该可以打开天花板的门逃出去了!小七也不管是否会发出声响惊动到其他人,她使劲的推着床,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床在她的推动下,发出吱吱的呻吟,艰难的向前挪动。小七累得满头大汗,终于床被推到了缝隙下,小七使劲推了推,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住了!

小七所有的希望化作乌有,她嘶声力竭的叫着阳子的名字。突然下腹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,小七猛然想起阳子母亲端给自己的汤,她立刻意识到,阳子母亲趁她昏迷的时候将汤喂给自己喝了。此刻这汤正在要自己孩子的性命!小七使劲拍打着门,大叫着:“求求你,救救我,救救我的孩子!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!阳子阳子,你在哪里……”

客厅里,坐着阳子的母亲,阳子父亲来回焦急的走着,他要去地下室将这个可怜的孩子救上来,可是阳子母亲跪在他面前,流着泪说:“如果救了她,咱们一家人可就完了!”阳子父亲看着自己疼爱的妻子,最后妥协了。阳子母亲紧紧的搂住阳子父亲,失声痛哭起来。

小七疼得大汗淋漓,她支撑不住,从床上跌下来,她仍然想要爬上去,逃出去,救自己的孩子。剧烈的疼痛加剧了,小七痛的死去活来,跌跌撞撞撞在床上,最后小七跌倒在地上,她勉强支撑着靠着墙坐了起来。她感觉一股热血从自己的下身流出来,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没救了,她全身撞得青紫不堪,下巴也撞脱臼了,头上的伤口又在潺潺流血,纱布早已不知去向。她艰难的抬起满是绝望怨恨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的逃生通道,耗尽最后一口气念到:“阳子!”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。

阳子无数次想要去解救小七,但是没办法接近小七产生的幻觉,他大叫着:“不要,小七!”贞儿骂道:“现在装这么痴情,当初为何不救小七,为什么不找小七!现在小七都已经死了,还有什么用,小七要你们全部给她和孩子陪葬!”

小七制造的幻境还在继续。画面切换到村头的槐树林,阳子正情深的告诉小七,自己一定会回来,一定会回来娶小七!然后又马上切换成,阳子的父亲带着小七的尸体,扔在了冰冷刺骨的池塘内,然后驾车扬长而去。

幻境消失了,只有阳子还在痛苦的说着:“小七,对不起,对不起,没有能救你,没有好好保护你!”头上的灯又眨了两下,电流穿过的声音越来越大。接着,一阵嘤嘤的哭泣声传来,似有似无。阳子和贞儿立刻安静下来。连呼吸都放慢了,他们都竖着耳朵,捕捉那一点点微弱的声音。

阳子盯着贞儿,贞儿也看着阳子,他们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但是有确实听见了那样的声音。“你听到了吗?”阳子有些紧张。贞儿轻蔑的看了样子一眼,讥讽道:“怎么,害怕了?”断断续续的嘤嘤哭泣声,渐渐连续起来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阳子跟贞儿这回是真真切切的听见了这个哭泣声,那声音两人都不陌生,是小七!

在墙角,恍惚出现一个坐着的身影,她的双肩上下起伏抖动着,嘤嘤的啜泣,变成了呜呜的哭泣声。阳子叫道:“小七?”人影停止了哭泣,一动不动。但是阳子和贞儿都感受到了人影发出来的怨恨之气,房间的温度也骤然下降了。房间像个冰箱一样,仿佛要要结冰一样。人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,真的是小七!还是十几岁漂亮单纯的样子。她转向阳子,婉儿一笑:“阳子,我漂亮吗?你还爱我吗,你说过娶我,有没有骗我?”阳子大气不敢出,他知道小七已经死去多年了,现在出现的,是小七的鬼魂!他木然的点点头。

小七立即换了一副面目,全身青紫,下巴脱臼,头上顶着一个大洞,两眼向上翻着,绝望而怨毒。“现在呢?”小七迅速将脸贴上阳子的脸,阳子惊恐的大吼一声。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!”小七疯狂的大笑着,“说什么爱,男人的话,没有什么是真的!”说完小七伸出满是污泥的双手,死死的卡住阳子的脖子,阳子的脸不多时就变成了猪肝色。小七咬牙切齿,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。

正在这时,阳子的父母从入口进来。阳子母亲手上拿着一件法器,奸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会来,等候你多时了,哈哈!”贞儿看见阳子母亲要对小七不利,她立刻上去阻挡,但是自己的双手被困在背后,很快被阳子母亲打倒在地。阳子看着贞儿被母亲打倒在地,他激动的吐出一个字:“别!”小七知道他是不想他们伤害贞儿。

阳子母亲将法器刺向小七,小七不得不放手转身跳开,阳子的脖子没有了束缚,他贪婪的吸了一口空气,嗓子刺痛感让他剧烈的咳嗽起来。他连爬带滚的来到贞儿身边,将贞儿的绳子解开。贞儿立即与阳子母亲扭打在一起,阳子父亲夺过阳子母亲的法器刺向小七,被小七灵活的躲过了。由于小七父亲手上有法器,小七不敢靠近,转而向阳子母亲飘去,阳子父亲情急之下向小七刺去,眼看就要刺到小七的时候,贞儿来不解多想,扑了过去,法器的尖锐刺进了贞儿的身体。

阳子怒吼一声,让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。贞儿倒下的一瞬间,阳子准确的接住了他,贞儿眼神复杂的看着阳子,挣扎的想要起来,贞儿使劲推开阳子,法器刺进贞儿后背,白色的衣服被血侵湿一大片。贞儿没办法自己拔出来,阳子想拉住贞儿,贞儿挣脱了,她看着狰狞的小七笑了。小七似乎也感受到,被血污染的法器已经没有效力,小七怒吼一声,用意念将法器卷起来尖锐对着阳子母亲,阳子母亲瑟瑟发抖,但是已经无能为力,阳子父亲抱住阳子母亲,护在阳子母亲身前。小七轻蔑一笑,她的怨气将法器变长刺穿了阳子父母的身体。“不!”阳子跑过去抱着自己的父母痛苦不已。

贞儿挣扎着起来,对小七说:“妹妹,你的仇已经报了,你放过阳子吧,他不知情的。”小七的怨气随着阳子父母的死去了大半,恢复了清纯可爱的摸样,“阳子,我知道你喜欢小七,但是你更爱姐姐,我不杀你,我会带走你最爱的!咯咯……”小七笑着将法器插进了贞儿的心脏,阳子彻底崩溃晕死过去。

阳子醒来后,爬出了地下室,永远关闭了这个让他伤心绝望的地方,他带着父母和贞儿的照片独自一人离去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