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联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消息】海都梳理弘一法师闽南14年足迹一起来场文化之旅

发布时间:2020-11-17 01:49:24 阅读: 来源:联轴器厂家

闽南网10月28日讯 “对一个人的感念,不是你家里有没有,而是心里有没有,心里有才是真的有。”厦门博物馆原副馆长何丙仲谈及弘一法师,如是说。在弘一法师诞辰135周年之际,海都深读恰逢其时,海都记者厦漳泉三地多日走访众多寺庙,拜访仍健在的亲历老者,第一次为读者们梳理出弘一法师闽南14年较完整的足迹(详见《重走弘一法师闽南三地足记 再现14年之梦影》)。

泉州市弘一法师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林长红说:“还能采访到与大师曾有交流的人很难得,当今,这样的老人已少有了。”

如果你的家族中还藏有与法师未曾揭开的历史和故事,请告诉我们,让这份足迹更加饱满。对于心念弘一法师德行的读者来说,可以带上“足迹”,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弘一法师文化之旅,用双脚和双眼,去感受那些年的风雨和智慧。

泉州

读者:大师足迹让我了解文都泉州的另一面

昨天一大早,看完海都深读周刊“弘一法师诞辰135周年之闽南足迹报道”后,泉州市弘一法师学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林长红,第一时间给海都记者打来电话,“这个报道做得真好,梳理了大师在闽南三地的足迹,更多的闽南人一看这份报道,就可以知道大师与闽南深厚的佛缘。更难得的是,记者还能采访到与大师曾有交流的人,当今,这样的老人已少有了。”

30年来,林长红一直潜心收集研究大师点滴,同陈珍珍、陈祥耀两位与大师有过交流的耄耋老人一起,编著《弘一大师全集》(共十本)。书籍面世后,受到了海内外一致好评。大师孙女李莉娟高度赞赏“做了世人难以做到的事”。

弘一法师的深读报道,也收到读者们的好评。永春林先生是大学教师,他说:“去过普济寺几次,也知道大师来过,可是读完报道,我才知道原来普济寺里还留有法师居住旧址,打算再专程去看看。”洛江赖先生是美术老师,他每次去清源山,都会特地去看弘一法师的舍利塔,“岩石刻有大师书法,我很喜欢‘弘一体’。“之前并不知道他走过闽南如此多寺庙,还留下这么多故事和传奇,海都深读也让我了解文都泉州的另一面,泉州的文化底蕴真的很深厚。”

漳州

施正峰:推出弘一法师报道功德无量

“弘一法师影响了我们家族好几代人,退休后,我也是继承父亲的遗愿,逐步整理弘一法师在漳州的足迹,写成了《弘一法师在漳州》一书”。昨日,看完本报弘一法师闽南三地足迹,施正峰感慨,虽然自己与法师未曾谋面,不过亲人口耳相传,打小心中便有了法师形象,“写书都在夜深人静时,写着写着,宛若法师就在眼前,音容宛在”。

施正峰此前对弘一法师的研究主要侧重漳州,如今看了法师在泉州、厦门的种种故事,仿如浮现眼前。特别在他诞辰纪念期间刊发,十分有意义,希望更多年轻人能够了解弘一法师,无论是治学还是经商,他的精神都值得年轻人领悟,海都报推出这样的报道功德无量。

长生禅寺智成法师:教化读者 善哉

“长生堂原是弘一法师驻锡处,信众们修建长生禅寺最初也是为了纪念弘一法师”,长生禅寺现任住持智成法师称,智成法师系泉州人,也循着弘一法师的足迹来到了漳州。

智成法师称,漳州弘一法师的信众非常多,一代传着一代,在长生禅寺也供奉着弘一法师,而且雕刻得很逼真,穿着袈裟,戴着佛珠,“很多第一次来的信众,走进大殿的时候,都以为是真人”,他称,弘一法师在信众里影响那么大,主要在于他个人的修行,“慈心为人、善举济世”,而海峡都市报的报道更活生生展现了法师在闽南的点点滴滴,读者必定也能得到教化,善哉!

厦门

陈飞鹏:弘一法师也常漫步厦大海边

原厦门弘一法师研究会创会会长陈飞鹏,昨日向海都记者分享法师与厦大的故事。原来弘一法师在厦门曾停留过的45个月里,不少文人居士曾慕名拜访。当时,弘一法师常路过厦大,也常漫步海边。

抛开陈敬贤先生(陈嘉庚胞弟)的关系,厦大师生与弘一法师有很深的因缘。厦门大学教授虞愚,他的书法深受弘体书风的影响;厦大学生高文显在大师指导下写出《韩偓传》;“虽然很多师生都对大师特别仰慕,厦门大学教师李相勖还曾想请弘一法师到厦大讲学,不过,都被弘一法师婉言谢绝”,陈飞鹏说大师是这么解释的:“我生平对于官人及大有名称之人,并不敢共其热闹亲好。怕堕名闻利养故,又防于外人讥我趋名利也。”

访厦门博物馆原副馆长何丙仲

□对话

厦门不得不说的一个人

他与法师通信达40封

关于弘一法师和厦门,还有一个人特别值得一提。

在厦门文史专家何丙仲老师心中,李芳远就是厦门人中最虔诚的代表。何丙仲先生曾任厦门市博物馆副馆长,据他回忆,好友李芳远对弘一法师恭敬万分,言必称弘公。何丙仲向海都记者展示了李芳远先生抄写送给他的《李叔同印藏歌》七古长诗一首。

当年,李芳远追随弘一大师座下,弘公书信集所称之“芳远童子”。据洪卜仁说,《弘一大师全集之一》中的《晚晴山房书简》第一辑,收录了弘一法师与友人往来的信件,包括蔡元培等名人,其中与李芳远的通信居然最多,有40封。

何老师19岁时抄写的法师诗集

1976年后,李芳远因病废体弱,回到鼓浪屿。那时,他隔三差五去何丙仲家吃饭,经常聊起弘一法师故事。何丙仲曾一度写字临摹弘一法师字体,还为厦门天界寺题了“朝斗楼”三个大字。但李芳远先生也曾说:“学弘公之形易,得其神难。”劝其及早改弦易张。其后,他就不再以弘公体的书法见人了。

受李芳远影响,何丙仲先生进一步加深了对弘一法师的敬仰。其实,这种敬仰早在他年少时就种下。

何丙仲先生说,他的先祖父何仰潜在陈敬贤先生的熏陶下研读佛经,曾向弘一法师讨教佛学的常识。先祖父晚年回忆他有一次到日光岩寺拜访弘一法师,天适大雨,弘公举自己的雨伞送他们出门,不料,一打开才发现这把伞已破得百孔千疮,而且翩然掉下许多蟑螂。弘一法师轻声念佛,很慈悲地看着这些蟑螂在地上东躲西藏。过了几天,在众居士劝解下,弘公最后才肯换下这把旧伞。

有次,先祖父向法师请教何为“无明”,弘一法师举了许多事例详解后,还说狂高傲慢、无端以口舌伤人也是“无明”,最是凡人的大忌。先祖父问对待这种“无明”有无良方,法师说:“无。且隐忍。”先祖父以后偶遇这种“无明”,就以法师所教解之法对付,对方每每自悔。

对目前的收藏热,何丙仲老师说,“家里弘一法师的《金刚经》虽只是印刷品,从小一直保存到现在,弘一法师就如广渡一切,犹如桥梁。”至于有没有弘一法师的真迹,都不重要。“一个人的感念,不是你家里有没有,而是心里有没有。心里有才是真的有。”(海都记者 兰京 苏禹成 刘燕婷 许茵茵 文/图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温岭治疗癫痫专科医院

杭州无痛引产手术

秦皇岛癫痫医院哪家好

北京植发医院多吗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