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轴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联轴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反常高送转遭问询数公司股东急停减持计划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04:36:40 阅读: 来源:联轴器厂家

反常高送转遭问询 数公司股东急停减持计划

昨日,海润光伏继续大跌近5%,在监管部门对反常高送转加强监管的背景下,作为“典型案例”的海润光伏能有如此走势并不令人意外。海润光伏今日发布最新公告称,相关股东调整了减持计划,在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,对应的计划减持股数有所缩水,甚至有股东作出了暂缓减持承诺。

10转10已“拿不出手”

今年高送转的一大特点,就是转增比例行情看涨。放在往年还颇有吸引力的“10转10”,如今已拿不出手。一般而言,预披露年度分配预案的公司,大多都有丰厚红包。于是,通常的10转10仅算符合预期;10转12以上,才能引来资金一瞥;10转20,股价才能有大表现;而如果推出的是高转增外加高比例派现,那就更显“霸气”十足了。

统计显示,自大富科技于2014年11月11日第一家公告收到股东高送转提议以来,截至2015年1月28日,沪深两市已有70家上市公司预披露的2014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送转比例超过“10转10”。除个别公司是纯转增外,大部分都是大比例转增+派现模式。其中,单看转增比例,在“10转10”以上(不含)的就有36家。如首航节能、联建光电等15家公司计划的转增比例都在“10转15”,而网宿科技、互动娱乐、达实智能等14家公司预案中转增比例则是“10转12”。

转增最极端的当属赛象科技和海润光伏,预披露的均是“10转20”的利润分配预案,而隆基股份、金科股份的高送转比例也不逊色,不同之处后两家包含部分送股比例,分别给出的是“10送5转15派1”和“10送6转14派1.5”的预案。

减持计划“搭车”高送转

伴随这些高送转公告的,是上市公司股价的大幅上涨。以转增比例最高的赛象科技、海润光伏为例,两公司分别在去年12月25日和今年1月23日预披露分红预案。赛象科技的公告属于“点燃”股价,其从预案预披露至今年1月22日涨幅达到99%,而海润光伏则是“见光死”,其股价从1月开始拉升,到了1月23日公告当天打出一个涨停后,次日就掉头向下。

正是海润光伏式的“见光死”,代表了异常高送转的典型。其之所以备受质疑的原因,在于公司重要股东的减持和股价提前大涨。2014年12月22日,即在高送转方案披露前,公司7.3亿重组限售股解禁,解禁股股东已经陆续卖出公司股票,这些抛售者中,还包括后来提议高送转的公司前三大股东——YANG HUAIJIN(杨怀进)、九润管业、紫金电子。

与之相呼应的细节是,就在限售股解禁之前的2014年10月20日,海润光伏发布公告,宣布筹划重大事项。不久,公司于11月11日复牌,宣告了将引入战略投资者。但随后,12月20日,公司又宣布此事终止。虽然一场“引资”失败,可后续的“高送转提议”,还是成功让公司股价“提前”实现大翻身。

这种高送转同减持的配合,并不是海润光伏的“专利”。如赛象科技在12月25日预披露高送转之前,即12月2日,公司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披露大宗减持计划,计划自2014年12月2日起的未来六个月内,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5700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高达28.76%。

又如玉龙股份,该公司去年11月26日披露收到实际控制人唐永清等四人提议“10转12派2”的高送转预案。但是,在此之前,其中一位实际控制人11月24日已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130万股。为此,玉龙股份收到监管问询函,要求其详细披露股东减持和建议高送转的关系。而就此,四位实控人中的两位不得不作出承诺:2014年11月28日起未来六个月内不减持所持股份。此外,如上述四人(的另两人)发生减持股份行为,则自即日起的未来12个月之内合计减持亦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%。不过,自11月28日至12月12日,上述四名股东中的另两人借股价连续上涨还是减持了5.67%的股份。

除了已发生的借机套现,有些高送转则可能是为了将来的解禁作铺垫。数据显示,自去年11月起,70家预披露高送转的公司,在2015年6月前有限售股解禁的公司为30家。其中,首航节能、隆基股份等十家公司的限售股解禁集中在2015年2月至4月,部分公司的解禁股数量还在亿股规模。

遭问询减持“急刹车”

诚然,高送转并不必然伴随减持,减持也不必然同违规相挂钩。但分析上述典型案例可见,其反常之处非常明显:一是股价的提前大涨,二是提议高送转同减持行为间的矛盾。尤其是后者,作出高送转提议的股东(同时承诺在股东大会上就高送转投赞成票)趁股价拉升减持,可能导致在年度股东大会召开时,其话语权反而已经十分微弱,甚至已经不再具备股东身份。而这一行为悖论,无疑也是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所在。在一些特别敏感的案例中,监管部门就公司高送转的合理性、敏感股东的减持计划等问题提出特别问询。值得关注的是,在持续监管关注下,相关公司股东搁置了减持计划。

以海润光伏为例,其兼具了上述两种反常现象:其一,公司股价在高送转预案推出之前大涨;其二是,经过上交所问询,三名提议高送转的股东才承认,均有在审议上述利润分配提议的股东大会召开前,减持所持公司股票的可能性,甚至如九润管业、紫金电子,存在着全数减持的可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监管部门已经关注到了“既承诺在股东大会审议上述利润分配议案时投赞成票,但又表示可能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全部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票”的矛盾。据海润光伏今日公告,1月27日,公司再次收到问询函,被要求说明上述股东说明是否“通过滥用股东权利损害上市公司以及其他股东的利益”。

而海润光伏上述三位股东的减持计划终于在压力之下进行了调整。即股东YANG HUAIJIN(杨怀进)决定,在股东大会召开前,不会减持海润光伏股票,而原本可能减持完毕的九润管业和紫金电子,也将分别保留一定比例的股权至股东大会召开并投赞成票。

同样的案例还有金科股份。去年12月19日,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红云、陶虹遐夫妇公布了未来六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.5亿股的消息。12月27日,同样也是这对实际控制人夫妇,提议了高送转计划。为此,金科股份受到深交所关注,12月31日,公司就高送转方案发布补充说明,就利润分配预案的合理性、可行性等作出说明。或许是迫于舆论压力,在上述说明中,公司不得不强调,截至公告日,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没有减持公司股票,同时追加了“近期不减持公司股票”的承诺。

网易财经 会赚钱的客户端:

江西室内模拟高尔夫哪家好

天津工字钢定位桩

长沙反应釜价格

相关阅读